2019年關門、“跑路”的教育機構們

  • 文:
  • 2019-09-28
  • 741

1.jpg

“我剛預付了2年學費,共3萬多元,一節課都還沒有上。"

“我們孩子剛從對門的凱瑞寶貝轉過來不久,沒想到朗恩又‘跑路’了 。”

在剛建的維權群里,張晶發現,對朗恩兒童美語的突然關門,其他家長和她一樣感到非常意外。

“因超強臺風利奇馬來襲,本周六周日停課2天,課程正常順延。”8月9日晚上8點多,張晶看到朗恩兒童美語黃浦店(下文朗恩兒童美語皆表示朗恩兒童美語黃浦店)的老師在微信群里向學生家長們發布“緊急停課通知”。

看到這條消息,張晶并未多想。受臺風利奇馬影響,當天上海已經開始降雨,大量航班也因此停飛。

張晶的孩子現在4歲,去年在朗恩兒童美語花了14800元,給孩子報了一年的英語課。每周上兩次課,共96個課時。在這個暑假,又給孩子報了一個英文托管班,8周時間,共11360元。

11日晚上,張晶收到了其他家長發來的一張圖片,圖片拍的是警察接受報警的回執單。這時候,張晶才知道朗恩兒童美語的外教老師工資沒有按期發,負責人也聯系不上。等老師們去辦公室的時候,才發現合同和備用金都不翼而飛,所以報了警。

張晶這才意識到,朗恩兒童美語的老板可能已經“跑路”了,因臺風停課看起來只是一個幌子。當張晶和一些家長到門店查看時,發現門店大門已緊閉, 門上貼著“由于公司經營不善,暫停營業,公司將進入清算程序”的告示。

  2.jpg

說起來,張晶之所以選擇朗恩兒童美語主要是離家近,另外她此前也做過考察,覺得朗恩的口碑不錯,相比于在線少兒英語,她認為線下小班更能引起孩子的學習興趣。但沒有想到還差一個月課時沒上,朗恩兒童美語竟然倒閉了。家長們組建了維權群,張晶也被拉了進去,陸陸續續不斷有人進群,人數達400多人。后經過統計,家長們的損失金額超過230萬元。

在進一步調查中,張晶發現,朗恩兒童美語根本沒有辦學資質,屬于非法辦學。就在朗恩兒童美語關門前的10天,位于蘇州的朗恩總部突然在其官網上發布公告稱,由于朗恩兒童美語沒有辦學資質,終止與朗恩兒童美語簽署的協議,撇清了與它的關系。

3.jpg

張晶和家長們已報案,但因此事屬于合同糾紛,警方不予立案。由于涉及的家長眾多,影響惡劣,目前市場監管局和教育局已介入此事,但還是建議家長通過司法途徑進一步維權。

當下張晶和家長們已經在找律師,但因為單個合同的金額小,維權十分困難,追回學費的希望渺茫。

今年“跑路”的教育機構已超過20起

“跑路年年有,今年格外多”,從1月開始,突然關門,陷入“跑路”疑云的教育機構一家接著一家。

1月,早教機構培正逗點因為融資不順,導致資金鏈斷裂,多家門店關閉;3月,高冠教育老板跑路,五個校區關門;5月,巧恩兒童美語短時間關閉了所有門店;7月,凱瑞寶貝多家門店關閉...... 

根據億歐教育統計,截止8月29日,今年跑路和突然閉店的教育機構超過20家,遍布北上廣深,其中,上海的少兒英語和幼教機構成為重災區。這些突然關店的機構中不乏老牌的教育機構,比如成立于2008年的凱瑞寶貝。

這些教育機構往往是“突然”關門,關門前一天可能還在正常招生和上課。由于沒有明顯的征兆,當家長們發現時,往往不知所措。

很多家長反映,在機構突然“跑路”或關門前,他們接到了銷售的電話,稱最近有促銷和優惠,以此“套路”家長們續費。一家長就表示,在巧恩兒童美語銷售的說服下,在4月花了接近2萬元,續費了一年的課程,但續費后不久,5月就發生了“跑路”的事情,這讓她感受到被欺騙了。

甚至有的機構可能是二次“跑路”了。3月,高冠教育的老板姜志偉,被員工發現跑路,早在2014年,姜志偉創辦的精上教育就曾關門,陷入法律糾紛后通過把股權0元轉讓給別人的方式,逃脫了工商的黑名單。不久后,改頭換面又創辦了高冠教育。

教育機構“跑路”的事件頻發,法院受理的案件數量也直線飆升。一個上海法官就向億歐教育表示,最近一個月他們受理了200多起和教育機構“跑路”相關的糾紛。

經營不善,資金鏈斷裂為“跑路”主要原因

教育機構大部分是預收學費,現金流總體較好,今年為什么會出現這么多“跑路”或關店的事件呢?億歐教育還發現,在“跑路”或關門的21家機構里,早教、幼托領域的機構居多。

“很多機構把預收款當做收入,拿著預收款盲目的擴張,這是導致機構資金鏈斷裂的重要原因。”新東方在線的用戶運營中心主任朱兆偉向億歐教育表示。

“只有一家店的機構很少會倒閉,而最容易資金鏈斷裂的往往是3-5家店的機構”,言小咖創始人楊壘最近寫的文章指出,“很多機構的創始人是老師出身創業,并不具備企業管理能力,商業模式還沒有計算清楚就盲目上馬。把預收款當成收入,做出一點成績就沾沾自喜,開始擴張開分校。當招生不順利時,就增加市場投放、增加招生人員、提高招生人員的獎金和提成,而實際這樣的做法無異于飲鴆止渴,招生越多,成本越高。因為模式不符合商業規律,倒閉只是遲早的事情。”

另外值得關注的是,為什么早教和幼托會成為關店和跑路的“重災區”?樂陪托育的創始人張弛向億歐教育表示,“幼托行業處于早期,還在培育市場。很多機構拿到預收款后,盲目開新的門店,試圖搶占市場份額。但門店的前期投入和運營成本都很高,一旦招生不利,資金鏈很容易斷裂。而且資金窟窿很難補上,只能關店或跑路”

上海市婦聯就曾算過一筆賬:托育機構的房租和人力成本兩項支出,已占運營總成本的70%-80%以上,開辦前兩年虧損情況較常見,一般4-5年后才能盈利,產出投入比和利潤率較低。

億歐教育發現,像凱瑞寶貝這樣的連鎖店,一旦發生門店突然關門的事情,往往會引發連鎖反應,導致其他門店的會員大量退費,最后導致企業倒閉,甚至是“跑路”。

張弛還補充到,政策也是導致眾多上海早教和幼托機構關門的原因之一。在上海出臺幼托的規范后,實際上提高了托育機構的準入門檻。很多門店并不符合場地要求,也沒有獲得資質,屬于非法運營。凱瑞寶貝發生多家門店關閉的事情前,位于嘉定區的一家門店就曾因為資質問題被查處。

品牌方對加盟店審核和管理不嚴,加盟店過于“唯利是圖”,也加大了機構的跑路風險。一些加盟店跑路后,因品牌方和加盟店此前有簽署免責條款,往往品牌方一紙公告,就撇清了和加盟店的關系,導致追責也非常困難。

除了經營不善和資質問題外,也存在部分機構利用監管和法律上的漏洞,通過“跑路”的方式來騙錢。當家長意識到受騙后,機構負責人早已攜款“失聯”。

4.jpg

家長權益誰來保護

教育機構突然關店、跑路的事情屢屢發生,嚴重損害了家長的權益,也影響了社會的和諧穩定。

為了保護消費者權益,去年八月,國務院辦公廳就下發了《關于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》,其中明確規定“不得一次性收取時間跨度超過3個月的費用”。

但目前仍有很多機構一次性收取半年甚至多年學費,這讓消費者承擔了極大的風險。

為了保障師生合法權益,防止機構攜款逃跑引發群體性事件,福建近日發布文件要求各地探索建立風險基金制度,校外培訓機構按學費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,主要用于出現風險時,退還學生學費、補發教師工資、償還債務等支出。

在政府加強監管的同時,家長們在給孩子選擇教育機構時,也要擦亮眼睛。首先,報名前一定要查看機構是否有相關的資質;其次,盡量避免預付長時間的學費,機構借打折和優惠的名義讓家長預付1年甚至更多學費時要謹慎。最后,一定要簽署正規的合同,保留好相關收據和發票,避免在遇到糾紛時,缺失重要的證據。

其實最重要的是,教育機構本身要踏踏實實做好教育。教育是一個慢行業,要尊重教育原則和商業規律,但有些教育機構的創始人總是想投機取巧,挪用預付款,玩資本游戲,盲目擴張。當機構出現危機的時候,“一走了之”。

某知名教育投資人對億歐教育表示,今年下半年,教育行業的情況不會有太大的改善,融資難、監管嚴格依舊會持續下去。預計因為經營不善,跑路和突然關店的事件還將在全國不斷“上演”。

張晶和其他家長們還在等待相關部門的消息,盡管知道學費已很難追回,集體維權的過程也困難重重,但她們還在堅持……

熱文推薦

發布
九九娱乐下载